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工匠精神
工匠精神征稿
双城的工匠精神启示

    “工匠精神”,这个带着些古旧味道的词语,因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起而再次活跃于人们的视野。所谓工匠精神,是一种精雕细琢、精益求精的一种精神理念,强调着对细节的刻画,对完美的推崇,对卓越的执着。说起工匠传统在中国古代历史上的代表是数不胜数,技艺精湛的鲁班,“游刃有余”的庖丁,一直都是追求极致工艺的工匠们的代表。中国的古典时期,科学技术的发展是仰赖工匠们在实践中反复的磨合与提升,在经验中执着的总结与创新。其实,从古以来,华夏大地的血脉中从不缺少“工匠精神”的基因,而日本只是将“工匠精神”保存传承得最好的民族。

    还在香港读书的时候,对香港人的敬业精神有着尤为深刻的印象。而其中最典型的代表就是香港港铁公司。自从2007年以来,港铁持续达成99.9%的准点率,为世界最有效率的交通系统之一,港铁这样出色的数据如果要是发生在“北上广”估计早就可以上头条了,而在香港,这样的数据只不过是港铁的日常而已。每一条铁路线从设计到施工都要经过漫长的计划:为残障人士设计的便捷通道,防范高峰期大流量人群而准备的多出口,以及19个小时的长时间营运都让香港地铁成为当之无愧的“最便利”、“最安全”的香港交通工具。香港人对工作有一种近似“处女座”的完美主义追求,这种执念源自他们对工作的高度认可,对责任的清楚认识,也是对企业的忠诚。香港的生活节奏非常快,可香港企业的文化里却始终像是个稳重又充满活力的中年人,默默地坚持着自己的目标,稳定而专注地在一个领域发展。它们可能是“小公司”,也可能是“慢公司”,甚至还可能看起来是“笨公司”,但稳定的业绩和成长表明它们绝不是“差公司”。从维多利亚港眺望中环与金钟,那是一片林立的高楼,人们步伐匆忙却井然有序,那是一片由“工匠精神”打造出的世界的高塔。

   “工匠精神”提供了某些新的关于企业成长甚至个人发展的价值观。过去几十年,中国企业受美国商业文化影响较深,成功变得简单粗暴,似乎厚积薄发都成了一个浅淡的笑话。无论是日本还是香港的企业家都崇尚忠诚、纪律与精益,一群人几十年只为做好一件事,在静心与沉淀里完成对一个想法的雕刻与塑造。

   投资部是个非常年轻的部门,在我进入一体医疗的时候,它才刚刚度过第二个月的磨合期。部门里所有人都是一体的新人,但是他们都有着对这份工作的热忱与激情。Ted和Oliver和我差不多大,都是长辈眼里说着火星文的8090后。还在特安的时候,大家曾一起加班到晚上10点,看过Ted为招商会准备数科的讲演Powerpoint时对思路与逻辑的精耕细作,反反复复与我们讨论到底怎样的思路才更言简意赅,更一语中的。Oliver是个平时大大咧咧,神经大条的人,但是一旦撞上了工作,他就像着了魔一样,为了解一个行业看无数的调查报告。所以说,投资部是一个偏执的部门,为工作的精益求精而偏执成狂的部门。

   我们究竟向工匠学什么?“工匠精神”里没有惊心动魄的大起大落,没有一夜成名的辉煌灿烂,有的只是细水长流的沉静和基业长青的坚持。或许,工匠所引导我们寻觅的是一份对冰冷产品的温暖心意,是在冷漠的商业竞争中长存着对人对世界的关怀。企业应该是一个工匠,而且是一个大写的工匠,因为工匠他是一个人,人是有心的存在。“一体”在风雨兼程中成长,她会有着人心的温柔,人性的坚韧和人的欣欣向荣。

文/一体医疗战略投资中心 徐冰昉